三岁半的洛三岁ღ

这里cn三岁_(:з」∠)_
主坑es的小透明(大咸鱼
经常爬墙头
腐只接受友情向抱歉
刚入lof的小萌新什么也不懂quq
请多指教w
欢迎小天使们找我玩/搞事

你丫好烦三十题其一、五、十三(乙女向

*梗来自wb
*只有三段,年龄限制R15
*乙女向,司杏,设定已是恋人
*OOC预警
*我太太太太咸了抱歉qaq已经准备好被打了
十三的来源就是我做过的梦(怕不是会被打x

1.不小心听到恋人在自慰时叫自己的名字
“扣、扣扣……”
司站在门外已经五分钟了,杏还是没有给他开门。
“姐姐大人,你真的不要你的浴巾了么……”
还是没有任何回音。
那就算了。司心想。
大不了被姐姐大人说一通。
鼓起勇气推开门,小心翼翼地回避着目光却依然能听到急促的喘息声。
“嗯……啊……司……”
司脸一红。
姐姐大人不会在……
不不不!姐姐大人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姐姐大人的身体什么的……
“哈……司……啊啊……不行了……啊……司………哈啊……”
事情不是很妙啊。
迅速将浴巾放在洗手台上,并立刻关上了门的司表示他才没有对这种事情产生兴趣。
噫,在说谎呢。
至少那烫红的脸和下面顶起的小帐篷是这么说的。

5.梦话
深夜。
起床,开灯,急急忙忙赶去洗手间。
为什么自己要喝那么多橙汁啊可恶,杏这么想。
洗完手后再次回到床边,准备熄灯时却听见边上传来了几声呢喃。
“呼……杏……姐姐……”
杏转头看去,司正抓着被角,迷迷糊糊的。
灯光下的睡脸跟小孩子别无二致,细长而密的睫毛微微抖动着,胸口平稳地起伏,嘴角喃喃道杏的名字。
杏望着,有些出神。
确实是个小孩子啊。
轻笑一声,杏帮他捋了捋额前的碎发。
在做什么梦呢,还说梦话。明天要是知道了这种事,还被我听到了,会脸红的吧。
第二天早上。
“早安啊。”杏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昨晚醒了一下导致她没有睡得很好。
“早啊姐姐大人。”司看起来有些踌躇,“那个……姐姐大人……”
“怎么了?”
“我……昨晚……有没有说什么……”
他已经知道了么?
杏微微有些惊讶。
昨晚她拿手机录下来的时候司应该还睡着的啊……
但杏决定装作什么都没干。
“没有啊,什么都没有说。”
“那就好……”司看起来如释重负,“快去吃早饭吧姐姐,我已经准备好了。”
待杏向餐厅走去后,司才敢回想昨晚的事。
啊啊,自己怎么会做那种梦……
梦里竟然对姐姐大人……
啊啊啊,幸好自己没说什么不得了的话……
要不然真是太羞耻了……

13.破廉耻的春梦
杏看着眼前跪坐在床上,不安地,搓着自己的白衬衫的少年。
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怎么不记得了?
杏什么也想不起来。
然而她很快被打断了。
“那个……姐姐大人……”
司的脸明显很红。
发烧了么?
杏习惯性地伸出手去摸摸司的额头。
“不不不!姐姐大人!我、我没有发烧!”
“那就好。”
杏长吁了一口气。
“可、可是我……最近看到姐姐大人……总会……”
“怎么了?”杏有些好奇。
“身体……会有反应……像这样……”
说着,司拽着杏的手伸向自己。
啊啊?!
这是什么发展?!
虽说这种发展是杏所渴望的,然而……
“像这样……渴望……姐姐大人的抚摸……”
明显的燥热让杏也有些为难。
可是这种手感……
使坏的心理偏偏在这时候作祟,手绕着轻轻一环,稍有力度地掐了一下。
“啊啊啊……不要……姐姐大人……那里、不可以……啊啊……”
蹂躏到仿佛要折碎的白衬衫颤抖着,少年的气息愈发不平稳,脸上的红晕快渲染出来。
嘴上那么说,拽着杏的手却丝毫没有松下来。
哎?
这不是……
在引诱我犯罪么……
“那么……”
杏将身体靠前了点。
“要我来帮你实践么?”

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用。
毕竟杏在还没身体力行的时候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好想继续做完这个难得的梦啊……(误)

当杏在生理期2(乙女向

*ts杏+一篇不一样的leo杏
*OOC
*杏off ver.
*leo的梗出处为微博的太太w
*谢谢各位客官和小天使们qwq被人关心真的很感动

昴流
—————
小杏~
早安!
今天也要kirakira!
哎?
身体不舒服?
还很疼?
是生理期啊……
那样的话,杏会很不舒服。
不愿意看到杏难受的表情呢。
对了对了!
如果像这样,紧紧抱住你的话,会不会舒服一些?
稍微好一些了?
那就这样一直紧紧抱着你好了!
虽说这个方法很笨,但是只要让杏能温暖起来,疼痛也会一起消失吧!
哎,睡着了?
果然也是很累的呢。
那就这么抱着你好了。
我会一直紧紧抱着,不松手。
永远不会松手的。
我不会让,杏这颗闪耀的星星,从我的世界消失的。

北斗
—————
杏?
怎么躺在这里?
脸色很不好啊……
不舒服是么?
是……生理期啊。
我记得吃红枣可以补血。
请等一等,我找一下。
这里有一袋。
你不用动的,我喂你好了。
张嘴,来。
啊。
好孩子。
坐起来吧,躺着吃东西可能会噎住。
不介意的话靠我身上好了。
慢慢吃,不着急的。
还有很多的。
来。
吃东西的时候真像只小兔呢……
啊,不,我什么也没说。
好好睡一觉吧,休息好了说不定就不会疼了。
呐,静静抱着你的感觉真好啊……
只是我的体温比较低,没办法用手帮你揉揉……
抱歉……
这样的我,也希望能够全身心地温暖你……

真绪
—————
杏?
不在这里么?
咦?怎么蜷在这里?
是我,不要紧张。
哎?哭、哭了!
别哭啊,我这里有手帕,来擦一下。
是因为生理期啊……
难怪呢,这两天看着你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怕麻烦?
不会这样子的,杏,永远不会麻烦的。
凡事你拜托我的事,我都会尽力完成的。
来,背对过来,我帮你揉一揉小腹。
会舒服一些吧……
之前在书上也看到过。
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呢。
呼,睡着了?
毕竟这几天的工作还是很重的。
好好休息吧,暂时忘却别的事吧。
我来帮你好了。
其实,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找我就好了啊……
你的事情,从来都不麻烦的……
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躲不掉的麻烦啊……


—————
小杏?
不在么?
奇怪哎……按道理……
哎?!
杏你怎么可以睡在这里!
抱、抱歉……
声音太大了……
只要是关于到杏的事就不能控制住自己了呢。
是……生理期?
怎、怎么办……
之前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要不要我做别的什么?
哎,什么也不用么……
只要陪着你就好了……
那我可以抱抱你么……
啊啊,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我想不出什么别的了……
可、可以?
我也只能这样环绕着你呢……
这么快就睡着了呢,真的是很累啊……
看看自己,这么无能为力,有时真的会很担心会因为自己而牵连到你……
可就算我知道自己很笨拙,我也依然不想你受苦受累……
请允许我这样抱着你,一直这样下去……
这是我唯一的方法……
对待唯一的你……

另外一只leo
—————
哇哈哈哈,今天的收获也是很丰富啊!
来吧,妄想,宇宙!
哎?
听到有人呼唤我的名字了呢!
是宇宙人么?还是外星的生物?
啊啊啊喷涌而出的inspiration!
哎?是小杏?
我的王后!
遇到什么事情了么?!
怎么躺在这里?
这个红色的……
啊啊啊明白了!
小杏你等一下。
喏!
拿去吧!
哎?问我怎么有的?
当然是小琉可的啦!
作为世界第一可爱的妹妹的哥哥,不随身携带小琉可需要用的东西怎么算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呢?
等!等一等!
不能这么跑出去哦!
来!系上我的外套!
我的王后也需要时时刻刻的照顾啊!
要我陪你去?
当然没问题啦!
很疼?疼到想死?
不能死啊我的王后!
那里可是孕育生命和inspiration的地方呢!
是为了准备以后怀上小宝宝呢!
哎?
杏你再说一遍?
我的孩子?
啊啊这绝对是至今听到过最好的消息了!
无尽的inspiration正在迸发!
那现在开始就要为以后准备了呢!
我的王后~
—————
泉:王……杏可能只是听错了……没说是你的孩子啊……
凛月:太狡猾了~我也想要杏怀上我的孩子啊~
岚:怎么可以这么对妹妹说呢~太过分了!
司:前辈们……呜呜呜……好羡慕leader啊……下次我也要在身上装好姐姐大人用的东西……这样就可以让姐姐大人……

当杏在生理期(乙女向

*kn杏
*感觉这个梗超级老,但是今天简直疼得被折磨到死,说到底有关心的小哥哥在旁边多好(私心
*OOC严重,写不出小哥哥们万分之一的好qaq
*杏off ver.
*谢谢各位客官qwq


—————
杏,过来。
怎么没反应啊?
人呢?
你怎么了?
喂,问你呢,回答啊。
头抬起来。
怎么还哭了真是……
疼?哪里?
别动。
这里?
是生理期吧……
真是麻烦死了,来,坐我腿上,我来帮你捂着。
喂,有什么好谢谢的。
才不是心疼你。
你是我的制作人啊,你不舒服我也不爽啊。
哎,就这么靠我身上睡了?
真是超~烦人的。
嘛,就这一次好了,下不为例。
其实……
你要是不舒服我也很担心的啊……

凛月
—————
小~杏~
今天的血的气味怎么这么浓厚呢~
好香啊~
想尝尝……
哎?
是生理期啊……
难怪那么远都能闻到呢~
呼,躺在我腿上吧。
之前蒙受小杏膝枕的照顾了呢,今天就换一下吧~
好好躺着啊,杏~
我可是在努力克制自己了呢,毕竟血的气味……
哎?还很疼么?
毕竟流血了呢……
揉一揉,揉一揉……
舒服一些了么,杏?
睡着了啊……
真是可爱呢~
好想咬一口啊~
算了算了,今天就算了……
以后可要好好补偿我哦,杏?
毕竟今天的你,让我不敢轻举妄动呢~


—————
小杏~快看姐姐又帮你买了什么东西?
是冰激凌哦,超好吃的新品!
哎?怎么躺沙发上了?
不舒服么?
肚子疼?
是生理期?
被我说中了啊……
来,先捂着这个暖宝宝。
我帮你去泡红糖水。
谢谢什么的就不用了啦~
姐姐帮助妹妹是理所当然的。
来,红糖水。
靠着我,慢慢喝,有点烫的。
好一些了么?
那就好。
真是担心死人家了。
哎?你问冰激凌?
不行!坚决不可以!
不能给你吃!
求我也没用,不行就是不行!
睡着了?是赌气么?
算了也不要紧啦。
女孩子还是身体最重要啊。
生理期结束后之后再带你去好啦。
要不然我会时时刻刻担心你的……

leo
—————
小杏~呜啾!
宇宙又给我新的inspiration了哈哈哈哈!
真是迫不及待啊!
笔!笔!
哎?
小杏你怎么躺在这儿啊?
是装外星人么啊哈哈哈!
不是啊……是身体不舒服啊……
生理期?
那很疼的啊……
不行不行,我的王后怎么可以不舒服呢!
来!拥入我的怀抱吧!
对!就是这样!
顺势地温暖你!
想睡觉的话直接靠着我就好啦!
这么快就睡着了啊……
太困了吧……
睡着的样子真是可爱啊……
感觉新的inspiration要爆发出来了~
但我不想现在放下杏去记录它们……
就算流逝也不要紧……
杏,可比inspiration珍贵多了……
毕竟杏才是我要守护的王后啊……
啾~


—————
哎?
姐姐大人人呢?
怎么睡在这里?
姐姐大人?
脸色这么苍白,是生病了么?
肚子还很疼?要我来揉揉么?
是生、生理期?!
那怎么可以躺在这里!
会着凉的!
我抱你去床上!
嘿咻。
好好睡吧姐姐大人……
下一次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啊……
就算我还是不能分担姐姐大人的疼痛……
哎?靠、靠上来了?
虽然我不介意这样,但是……
啊啊,心脏要受不了了啊……
姐姐大人……真的好可爱呢……
头发,好舒服呢……
好想就让姐姐大人这么一直靠在怀里……
能一直这样拥着姐姐大人……
不不不,朱樱司你在想什么!
身为骑士,对姐姐大人是不可以有妄想的!
但是……真的……
这么被姐姐大人依靠的感觉,真的很好啊……


*另外也要跟小杏们说哦,身体什么的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好好爱护,不能在生理期吃冰激凌什么的,希望每一只小杏都能毫无疼痛地度过生理期!爱你们!比心心w

狗狗生贺文(乙女向

*晃杏
*有点晚了抱歉orz
*立牌的脑洞产物,不知道在写啥
*短篇因为我咸(不x
*太太们来吃一口不qwq

清晨的梦之咲似乎就不太太平。
“这个和本大爷一模一样的人是谁啊!”
晃牙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这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真真被吓了一跳。
“早啊,晃牙。”杏还有些睡眼朦胧,慢慢踱着步走向校门。
“这是什么啊!”晃牙指着这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一脸怒气地质问杏。
“哎?”杏有些懵,“看不出来么?你的立牌啊!我带过来的。”
“本大爷当然知道是我的立牌了。”晃牙不屑地甩甩头,“毕竟本大爷……等等!你为什么会有我的立牌啊!”
“哎!”杏似乎有些惊讶,“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啊,为了开派对我特地去订做的,只是因为现在不方便拿进去啊就放在这儿了。被吓到了?”
“没有,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东西,是谁都会奇怪吧。”
“噗……”杏捂住了嘴。
“哎?”晃牙有些好奇地看着她,“怎么了?”
“没事啊哈哈哈,只是晃牙也会有被吓到的时候啊哈哈哈哈……”
“才、才没有被吓到呢!只是奇怪而已!喂!别笑啊听本大爷说话啊!”

“嘛,真是的……”
排队还没尽兴就被扯上学院后山的晃牙显然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风景多好啊,不喜欢这里么?”杏笑着问。
“哪里都好啦,因为……”晃牙突然停住了。
他感到自己的脸似乎有一些发烫。
“因为什么?”
“没有说这个,你听错了,好了好了不要管这些了。”
“哎?”杏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终是没有说出来。
安静了一会儿。
“喂,那立牌到时候放在哪啊?”晃牙突然开口问。
“当然是我带回去了啊。”
“哎!”晃牙有点被吓到,“带回去做什么?”
“嗯……”杏的脸颊被夕阳染得有些红,“那样每天就能看到你了啊……”
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
杏感觉到唇上突如其来的侵袭,很短暂,却很甜。
“不要带立牌那些没用的东西啊,本大爷明明就在这儿,带也是带本大爷回去吧……”

(说白了就是和自己的立牌争风吃醋(出去

创妹生贺文(创杏乙女向

*创杏
*小甜饼
*OOC?
*第一次发有些紧张quq
*创妹是天使哇哇
715创妹生快w
太太们吃一口创杏不w

“哎……人呢……”
杏抱着自己亲手做的小蛋糕四处走动。
今天可是创的生日啊,他怎么不在呢?

杏还记得自己当初第一眼看到创的时候。
他站在那里,有些腼腆害羞。
水蓝色的碎发搭在耳边,棱镜一样透明的紫眸轻轻荡着虹的颜色,天使一样的面孔,天使一样的声音,天使一样的面容。
感觉很像一个……女孩子?
明明比女孩子好看多了吧!
“学姐不要把我当作女孩子啦。”
创气鼓鼓的,明明有些生气却还是很有礼貌,清澈的眸子就这么望着杏。
“好好好,创本来就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啊。”
说着,杏伸手去揉了揉创的头发。
手感好好啊……
杏不由感叹。
软软的柔柔的,甜甜的好像还带着红茶的味道……

不,是香草味的。
杏也记得创在冬日里泡过暖暖的香草茶,还一边担心自己是不是会不喜欢这个味道。
明明很好喝啊……
透明的泛着香草香气的茶味弥漫在空中,杏抿了一口茶,感觉全身都暖呼呼的,好喝极了。
是因为茶本身就很好喝呢,还是因为这是创亲手为她泡的呢?
哎哎哎!自己在想什么啊!
“学姐脸有点红哦。”创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天使一般,“是茶的缘故么?还要再来一杯么?”

杏相信自己不会忘记那一天的。
那天的创,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
遇到什么困难都尽量忍住不哭的创,终于爆发了。
创伸手捂住脸,但眼泪止不住地向下流。
“明明……明明大家都很努力了……为什么……”
杏的心仿佛有一瞬间的停止,接着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创的每一滴眼泪,都如刀割一般,一点点刮着杏的心。
“创……”杏突然发觉自己的无能为力。
杏有困难时,创从来都会帮忙,而在创遇到痛苦的时候,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无奈的杏,只能用手臂环绕住创,忍着自己的痛,一下一下,安抚一只小兔一样,抚摸创的后背。
“想哭就哭吧,靠我肩膀上,来……”杏轻声耳语,“创很努力的,创一直都很棒的,我也一直……都很喜欢创的……”
怀中人没有说话,只是蹭了蹭,手臂环得更紧了些。

第二天的创,照样如往常一样温柔,只是眼角稍微有些哭过的痕迹。
“今天感觉怎么样?”杏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再一次伤到创。
“没事的学姐,我已经好很多了,谢谢学姐的关心。”
“那就好。”杏松了一口气。
“那个……学姐……”创白皙的脸微微泛红,“学姐同意我去帮学姐洗衣服吗?”
“哎?”杏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啊……对……对不起学姐……我不是故意这么问的……只是学姐帮了我……而我什么都不会……”创低下头,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外面洒进的阳光。
“当然可以啦。”杏微笑着,“我刚刚只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已,不过创也不能做太多工作哦,会很累的呢。”

阳光有些耀眼。
杏还在回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的事。
她见过兼职时的创,认真歌唱的创,缝补衣服的创,修建花草的创……
形形色色的脸,无一例外,都被杏牢牢记住。
不过在刚入学时还不知道创的生日呢。
杏突然笑起来。
那天什么都不懂的她,被拉去唱生日歌,参加派对,还分吃了给创的生日蛋糕,自己却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
这也是小小的遗憾呢,今天要好好补偿他。
杏这么想。
“学姐?”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创啊。”杏微笑着走过来,将蛋糕递过来,“生日快乐啊创,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哎?谢谢学姐!”创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可……可是……”
“怎么了么?”
“我的生日在明天啊学姐。”
“哎!我难道记错了!不是7月15号么!你等一等创,我要去问一问明星。他明明告诉我是15号的哇!”
说着,杏转身就走,袖口却被拉住了。
“骗你的啦学姐。”创吐了一下舌头,“今天是我的生日啦,想跟学姐开个玩笑而已。”
话音刚落,脸上就冷不防被啄了一下。
“哎哎哎学姐……”创的脸发烧一样,“学姐……”
“是你骗我的小惩罚哦,”杏调皮一笑,“创的脸可是很甜呐。”

小小剧场 大概是昴杏和吉杏(不x)
“说!”杏的脚一下踏在明星身旁的墙上,“是不是你让创说生日不是今天的!”
“不不不不是我!”明星被突如其来的脚咚吓到了,表情明显惊恐起来,“是大吉!是大吉!”
“真的?”杏逼近了一点。
“真的真的。”明星点点头。
杏把脚放下,向操场走去。
“大吉你出来!我保证不会打你的!”